市民張大姐和王先生都在為預存款消費的事情發愁。兩人手里都拿著預存了數千元的消費卡,卻發現付款指向的商家已經不知所終,卡里的余額沒法使用了。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近段時間預存款消費糾紛再次進入高發期,一些商家突然“失聯”,令消費者挺無奈。而對于預存款消費該如何監管,各類爭議還不少。

  案例 歌城變商場還有1400元沒花

  昨日上午,市民張大姐站在和平廣場附近一家商場的門口,看著手里的預存消費卡發呆。“去年夏天我最后一次到這里消費時,這兒還是一家歌城啊。”張大姐說。

  張大姐告訴記者,她是去年年初辦了這家歌城的消費卡,預存了2000元。“當時推銷人員說,辦卡消費能打折。”張大姐說,自己辦卡后來了兩次,花了不到600元。“去年7月我最后一次來歌城,此后就再沒來過。”張大姐說,不久前她來到這家歌城卻發現門頭已經換為一家商場。“我進去詢問工作人員歌城搬哪去了,人家不清楚。”張大姐無奈地說。

  昨日,記者撥打了張大姐手中預存消費卡上的兩個客服電話,語音提示均為“該電話已欠費”。“卡里還有1400多元,難道就這樣打了水漂嗎?”張大姐很無奈。她覺得即使歌城由于經營原因停業或搬遷,也應事先通知會員。“我們的聯系方式在辦卡時都登記了,怎么會找不到人呢?”

  案例 飯店上了鎖搬哪去了不知道

  在西崗區一家飯店預存了3000元的市民小王也遇到了同樣的尷尬。小王去年年底在這家飯店辦理了預存卡消費后,“就用了一次,剩下2000多元沒用。”但小王不久前持卡到飯店消費,發現店家關了門。“聯系電話也打不通了。”

  記者前日來到這家飯店看到,店門已經上鎖。而在門上貼了一張寫有電話號碼的白紙。記者撥打該電話,發現已經停機了。

  預存款消費應否引入“監管機制”

 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近段時間以來,各類預存款消費的商家突然“失聯”,造成消費者難以正常消費卡內余額的情況時有發生。一位飯店經營者告訴記者,為了吸引顧客預存款,盡快回收成本,不少商家會通過打折、金額優惠等方式吸引消費者。“但一旦遇到經營不善等狀況,商家往往會突然關門。”這位經營者稱,個別不負責任的商家可能不提前通知消費者,從而造成消費者維權、退款遭遇困難。“近期中高端餐飲和服務行業的停業關門情況增加,而這類商家又是預存款消費的主力,消費者面臨的風險也增加了。”

  據了解,目前對預存款消費還沒有有效的監督管理機制。遼寧暢法律師事務所的劉紅軍律師認為,為確保消費者權益,行政管理部門可以對大額預存款消費的商家試行準入制和監管制。“就是達到一定誠信等級的商家才允許辦理大額預存款消費。不能隨便什么企業都可以吸引顧客預存款。”劉紅軍表示。但在不少高端餐飲業經營者看來,類似制度想實施推廣,還面臨很多困難。